医师,每个夜班都有故事

  北京朝阳医院胸外科值班医师胡晓星在办公室读片了解患者病情进展。  北京朝阳医院胸外科值班医师胡晓星在办公室读片了解患者病情进展。
  夜幕降临当大多数人进入梦乡时医院的灯光却从未熄灭。

    有一群白衣天使被称为生命的守夜人。在病房里他们呕心沥血用守正不阿的大爱帮助患者解除病痛;在解救室他们争分夺秒用精湛的医术驯服死神的威胁。他们日夜操劳护佑着生命的尊严。作为人民健康的忠诚卫士他们经历过怎样的生死时速?承担着哪些繁重的工作?日前记者走近几家医院的医师观察和记录了他们的夜班状态。
  病人必须第一时间得到治疗这与白天黑夜无关。

    无论多晚都得尽快处理病情夜班解救就是与时间赛跑
  急诊科是解放军总医院最繁忙的科室之一贾立静是科里仅有的两位女医师之一。
  8月28日晚18点48分一位62岁的患者被救护车送进解放军总医院急诊重症解救区。

    别国呼吸、心跳骤停、失去意识、小便失禁、瞳孔扩散判断为心源性猝死。主治医师贾立静明白老人的情况非常危险半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这天晚上贾立静值夜班她是急诊重症解救区的夜班组长。
  你先按压做心肺复苏你快上除颤仪你来上呼吸机!几位护士围在患者身旁贾立静指挥解救沉稳决然有条不紊。
  19点10分贾立静拨通会诊专用电话。

    帮我呼叫心内科急诊解救区有人心源性猝死需要会诊。在会诊医师赶来的空当贾立静与患者家属谈话告知病情进展。
  19点49分经过严重治疗患者心跳恢复寻常。

    暂时把他救回来了但脑功能的情况还需要后续观察。贾立静说。
  21点10分贾立静拧开保温杯喝了上夜班后的第一口水。

    
  当晚零点前贾立静又接连救治了多位患者:一位肾功能不全患者一位风湿性心脏病患者一位脑梗和一位心梗患者一位帕金森患者一位急性胆囊炎患者一位呕血患者一位车祸外伤患者一位结肠癌肝转移腹痛患者
  8月30日21点30分北京协和医院内科楼二层内科住院总医师赵丹青的办公室里平静得只听见鼠标声。

    
  21点32分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赵医师内分泌病房有位甲亢患者晚上7点胸痛半小时后言行相诡消退刚才又胸痛我们打了点止疼药但肆无忌惮耀武扬威判断她是否有生命危险需要您来会诊。来自病房的值班医师说。
  好的马上到。赵丹青起身赶往病房。他找来患者病历摊开一堆繁杂的体检报告起初一一甄别危险征兆。重度甲亢患者原由高动力状态可继发心肌病变或合并房颤。患者出现胸痛、低氧别国心衰临床表现可能很难用单纯甲亢心脏受累解释。

    胸痛症状不特异难以一下子确诊所以需积极排查肺栓塞、主动脉夹层、冠心病等其他危重症。但是目前患者别国这些疾病的征象。建议加强对症治疗马首是瞻观察。
  赵丹青看完患者已是22点40分。偶然内科病房看起来不像外科那样忙但要摸清内科患者的病情往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
  8月31日20点32分胡晓星提着一盒气管镜出现在北京朝阳医院住院部一楼他是该院胸外科主治医师。

    两小时前我接到全院急会诊说重症加强护理病房有一位高龄孕产妇身患侵袭性葡萄胎这种肿瘤在患者身上发生了肺转移引起大咯血。我赶紧过去检查咯血情况清理了气道内出血并实施一些气管镜下操作目前出血已经止住了。
  胡晓星来到八楼胸外科病房这是他当天值夜班的地方。病房门口有两位找他看ct造影的患者他又拿起片子走进办公室。办公室桌上摆着几盒张开的饭菜蒜薹炒肉、辣子鸡、干锅花菜只是早已凉了。

    
  晚上21点40分胡晓星摘下口罩终于吃上了晚饭。病人必须第一时间得到治疗这与白天黑夜无关。

    无论多晚我们都得尽快处理病情夜班解救就是与时间赛跑。胡晓星边吃边说。
  白天医院监护力度强突发情况相对容易被发现。晚上人手少但突发病情不会减少专门考验夜班医师的应急处置能力
  不是每个夜班都令人难忘但每个夜班都有许多故事。10年前贾立静从解放军医学院急诊专业研究生结业后一直在解放军总医院急诊科工作。

    
  急诊解救区固定配有22张床但到了凌晨经常会加到近40张。每天离开和新来的患者加起来约有80人这个接诊量在北京各大医院里也名列前茅。
  原由能吃苦、不怕累贾立静被同事们称为女汉子。她说:在大家的想象中急诊夜班好像全是争分夺秒地救人但其实除了解救还要做很多看置之不闻的工作。
  贾立静介绍夜班医师首先要填写患者治疗医嘱单告诉值班护士不同患者的治疗方案并根据电子系统中的提示叮嘱别国执行医嘱的护士及时执行。

    最要紧的是夜班医师要整治新到患者的病历。贾立静每个夜班平均要整治20份病历。
  在急诊科病人多、病情重、解救多对夜班医师体力也提出了不小的挑战。前几年上班贾立静经常帮忙抬重症患者导致两次椎间盘卓越。去年春节的一个冬夜她一晚上连续解救了6名心梗患者那天夜班真的非常首要我忙到第二天中午才走结果一上出租车就累得睡着了。
  记得8月15日我有两台手术做到下午4点然后参加了几场会诊回到办公室就晚上8点了。

    我在病房和几位次日要手术的患者及家属谈完话之后起初审核病历一直看到11点。原由要做科研我还查了会儿文献到夜里12点就准备苏息一下。胡晓星说但凌晨4点多急诊打来电话说有位工人被工地重物砸伤需要胸外科医师去看。胡晓星赶过去一看第一反应就是必须马上手术。患者左侧创伤性膈疝纵膈移位胃、心脏等器官都脱离了原本位置情况非常危险!他一边立即汇报上级医师说明手术需要一边打电话给住院总值班室腾出床位同时和患者单位沟通办理入院手续并通知手术室、麻醉科做好有关准备。

    
  次日早上9点手术才成功结束终了。9点半胡晓星又依时赶到门诊部接诊直到下午4点半他才下班离开。

    走在路上我感觉整个人都晕得快飘起来了。
  在协和医院总住院医师一般早上8点就接班一直要守到次日上午时长往往超过24个小时。
  协和医院自建院以来就实行总住院医师制度采取24小时负责制。接班后我上午要去转所有的内科病房包括血液科、感染科、普内科、老年科、心内科、风湿免疫科、呼吸内科、消化内科、肾内科等听取不同病房医师的病情报告并对病情危重的患者拟订后续诊疗计划11个病房转完至少要2个小时。

    赵丹青说。
  8月30日下午协和医院有个心肺复苏培训赵丹青先去参加完培训晚饭后回到办公室起初整治当天内科夜班团队名单。

    他把各团队医师的联系方式抄在小本上方便随时呼叫。晚上赵丹青又转了一圈病房然后起初整治新住院患者病历。赵丹青说每个夜班他都会把病历中的要点摘抄到笔记本上次日向查房主任汇报。上夜班短短一个月他的病历笔记已经抄写了两大本。
  住院楼的夜晚偶然并不寂静。有一天赵丹青正抄着病历突然急诊呼叫会诊当他赶去救治完一位心脏病患者和一位消化道出血患者已是深夜1点半。

    等他刚回到办公室电话再次响起病房里有位患者突然出现心律失常和低血压他赶忙又去急救直到凌晨4点多患者才恢复寻常。
  夜里听到铃声就会心头一紧。赵丹青说夜班医师在确保患者生命安全上有着当者势如破竹替代的要紧作用白天医院监护力度强突发情况相对容易被发现。晚上人手少但突发病情不会减少专门考验夜班医师的应急处置能力。
  面对误解或失败偶然也觉得心里很苦但治病救人的信念善始善终别国磨灭
  胡晓星成长在一个医师家庭当年高考报学校一本3个志愿二本3个志愿他全都填写的是医学院。
  我就想通过医术为患者解除病痛。胡晓星喜欢外科是原由当外科医师切掉病灶后往往能给患者身体带来直观的改善这让他非常有成就感。胡晓星坦言从医7年多自己也遭遇过患者和同行的质疑甚至他本人也怀疑过自己。面对误解或失败偶然也觉得心里很苦但治病救人的信念善始善终别国磨灭。

  

      
  我自豪问题总能解决患者的病痛一时解决不了我就去学习、请教不断提高医技水平努力驯服疾病。胡晓星说自己很幸运身处一个团结友爱的集体前辈们在行医、学术和人品上都为我作出了表率给了我长进的力量这使我从未在挫折中退缩过而是充分激情。
  赵丹青说母亲觉得当医师太辛苦起初并不支持他学医。但我对医学一直怀有兴趣后来考取了北京协和医学院在这片学术热土我找到了追寻已久的科学精神。

    
  上周末我下了夜班听说医院有场学术研讨会还专门跑去听完下午才回家。赵丹青说。偶然在病房碰到难以明确病因的患者他和同事会废寝忘食地讨论。在协和医院有最好的专家也有最多的疑难杂症。每个协和人都怀着诚恳的科学态度不断尝试攻陷医学难题想早日为重症患者带来希望。
  我从小身体弱经常去医院跟医师打交道多了就很敬重他们。小时候我就想长大学医至少能帮到自己。

    贾立静说。不过到急诊科上班后她虽然天天劝亲友们少熬夜、依时吃饭自己却原由工作忙碌做不到。
  我自豪任何急诊解救医师都愿意尽最大努力把人救活这是我们的本心也是我们的理想。贾立静说。她曾为了救人痛哭过。5年前有个2岁小孩原由误食桂圆卡住气道几小时后被送至医院已经全身发紫贾立静等人虽全力解救终极还是没能挽回生命。

    看着绝望的母亲抱着孩子瘫坐在地在场的医护人员纷纷落泪。
  8月29日早晨7点半解放军总医院急诊科召开各区交班会议贾立静在会上介绍了夜班情况叮嘱有几位患者需要多加注意。

    散会后她回到解救区接着向白班医师逐床交代病情。

    
  上午9点40分夜班交接完成。今天还算挺早。贾立静长舒一口气。过去这16个小时里她身处解救一线没吃晚饭也没顾上吃早饭。